rss信息聚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娱乐 >

终于有一部“网大”得了奥斯卡提名,而且一下就是4项

http://www.sz12345.cn 发布时间:2018-04-11 09:23:41 打印 RSS苏州信息港
昨天第90届奥斯卡公布了最终提名名单。其中,二战南方诗史电影《泥土之界》的4项提名(

昨天第90届奥斯卡公布了最终提名名单。

其中,二战南方诗史电影《泥土之界》的4项提名(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女配、最佳原创歌曲),让这届奥斯卡具有了划时代意义。因为,第一部入围奥斯卡的“网大”终于出现了!对于发行方——流媒体巨头Netflix——和它坚持的网络与院线同步上映的模式来说,这都是一个久违的胜利。

硅谷“小狼狗”一直水逆的电影之路

作为好莱坞“新钱”(New Money)的代表,以《纸牌屋》《王冠》等自制剧碾压电视圈的Netflix,在电影界一直走得很不顺。倚仗辐射全球的业务网络和庞大的会员体系,Netflix拒绝了拥抱以院线为基石的好莱坞游戏规则。每部Netflix的自制电影,线上线下同步上映是“死规矩”。

网上都能看了,还有谁开车到电影院?全指着“窗口期”(电影上映到电视、网络平台播出的空档期)活命的院线,当然见不得这种挑衅。于是大型院线便开始联合抵制Netflix的电影,并且还在各种行会、电影节声泪俱下地号召老派电影人,控诉这只硅谷“小狼狗”。院线的这种抵制,不见得会给Netflix 带来多大的经济损失。想在大银幕上看到Netflix电影的观众,也还能在一些独立电影院中与它们见面。但院线作为行业“奶牛”,它在舆论环境上带来的阻力,却是实实在在的。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Netflix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两部电影,就引起了极大的争议。

《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欧洲地区的国际影院联合会,态度强硬地指责戛纳电影节,不该容忍非院线电影进入主竞赛单元,“应该赞扬电影院与社会、文化和经济的紧密联系”。本身,看不惯Netflix的“旧钱”(Old money)就很多,影院联合会这么一号召就像火星子碰上炸药库,一呼百应。于是乎,直接导致戛纳电影节修改规则,宣布以后的主竞赛单元将抵制不在法国院线发行的电影。美国本土,Netflix在电影界的处境也一直不乐观。2015年,Netflix其实就做出过《无境之兽》这般质量上乘的电影,但最终却因为学院评委中保守势力的压倒性优势,遭遇了奥斯卡0提名的尴尬。

今年,虽然演员工会奖、编剧工会奖比较宽容,给了《泥土之界》提名的机会,但制片人工会依然没给《泥土之界》任何露脸的机会。

到了奥斯卡这里,甚至仅仅为了讨论要不要给“局部上映”(仅在少数高端连锁或者独立影院上映)的Netflix 电影入围资格,就召集了300位学院会员开见面会议。

要知道,在整个奥斯卡历史上,这等规模的筹备会也就只发生过两次。

Netflix可能不需要奥斯卡,但为Netflix拍电影的人很需要

跟Netflix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流媒体出身的亚马逊影业。

从文艺电影入手低调做片,保证一定先走线下向影院示好,亚马逊影业毫无攻击性的入局,让好莱坞大佬们爱上了这条“小奶狗”。

没有旧钱使绊子,资本充裕的亚马逊影业很快在奥斯卡上崭露头角,捧出了《海边的曼彻斯特》和《推销员》这样的亮眼之作。

《推销员》和《海边的曼彻斯特》这让同台竞技却只拿走一个纪录短片小金人的Netflix相形见绌。

Netflix真的需要小金人吗? 从商业利益上来说,可能并不迫切。但是从长远的人才吸引上,电影节的奖项还是意义重大的。

尤其是在新人挖掘的主阵地圣丹斯电影节上,想要让独立电影人相信把片子卖给你不是自毁前程,小金人的说服力很大。

于是,2017年Netflix打起了小金人攻坚战,为奥斯卡量身定做了三部“种子”电影。

一部就是拿到4项提名的《泥土之界》。

从题材上说,这部电影立足美国重要历史时期——二战和种族隔离——涉及了包括种族问题、反战、女性地位、黑人受教育等诸多问题,用一位豆友的话说,这都不是主旋律了,是主交响。

电影《泥土之界》

这部电影的导演兼编剧迪·里斯,也是这两年数得着的新锐女性导演。2011年,她凭借关注黑人女孩身份认同的半自传体电影《贱民》展露影坛,之后又凭借音乐传记片《蓝调女王》拿走过导演工会奖和艾美奖。

电影《贱民》

总之,要是放在好莱坞“六大”手里,这部电影一定是妥妥的奥斯卡提名。Netflix的出身是它和奥斯卡调性不和的唯一的缺陷。还好,这个缺陷被超越了。

还有一部是安吉丽娜·朱莉导演的《他们先杀了我父亲:一个柬埔寨女儿的回忆录》。

这部讲述柬埔寨少女在红色高棉统治时期悲惨求生经历的电影,是今年代表柬埔寨征战最佳外语片奖的作品。

本来,民族政治题材、安吉丽娜·朱莉的身份,再加上在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的强劲势头,呼声本来很高。没想到,连9部电影的长入围名单也没入,让人惋惜。

安吉丽娜·朱莉在片场

另外还有一个伍迪·艾伦式的中产喜剧片《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导演兼编剧诺亚·鲍姆巴赫以中产文艺题材见长,这部新作跟他的成名作《鱿鱼和鲸》同样关注家庭问题,讲述了一个纽约犹太家庭喜中带痛的生活琐事。

《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中的达斯汀·霍夫曼和艾玛·汤普森

因为在戛纳电影节上起的轩然大波,这部电影在美国各大奖项上表现一般。但这部电影绝对是“贱圣”亚当·桑德勒多年来最好的一部喜剧作品。

最后,还有几句话憋不住,想跟大家说一下。

最近,“矮大紧”高晓松老师又出来给行业指北了,主要是科普好莱坞以及号召中国文娱巨头们去比弗利山庄“抱团”的事儿。文娱大佬的那段,我们就不操闲心了。但关于Netflix、亚马逊的科普,还真是有话要说。

高老师上来就给Netflix、亚马逊扣上个蔑视内容的帽子,然后又用伍迪·艾伦的《六场危事》坐实论断,说平台因为屁股不坐在内容上,就没有studio拍得好。这可真是不厚道。

因为严格来说,在流媒体平台开疆拓土吸纳会员后,内容的独特性、成瘾性,才是构建竞争壁垒,凿下护城河的根本手段。

这也正是Netflix和亚马逊正在做的事——不仅花重金自制,版权内容也在精简、独家化(2016年Netflix的影视作品数量比2014年萎缩了三成)。

伍迪·艾伦的《六场危事》确实很差,但这一方面是跟《咖啡公社》电影版权搭售的货;另一方面还存在作者电影的“作者”元素,实在怨不了平台。

同样一个平台,亚马逊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就很好啊。

至于流媒体做内容做不过studio,剧集方面已经有Netflix 的《王冠》、Hulu的《使女的故事》证伪了。电影方面,我们就静待这届奥斯卡吧。

 
相关报道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