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聚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娱乐 >

苍井空在中国:走不一样路线 AV部分不让再问

http://www.sz12345.cn 发布时间:2013-10-15 13:49:28 打印 RSS苏州信息港
苍井空图片原标题:苍井空:无危险的反抗很少有人像苍井空这样,身上被赋予了那么多的文化符号和时代特征。喜欢她的人都明白她做过什么,但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苍井空图片

原标题:苍井空:无危险的反抗

很少有人像苍井空这样,身上被赋予了那么多的文化符号和时代特征。喜欢她的人都明白她做过什么,但这种喜欢是一种挑衅和叛逆式的欣赏。这场从文化人引领的潮流,造就了苍井空在微博上独一无二的话题性,使她成为了在中国最受欢迎、受众最广的AV女优,没有之一。在某种程度上,欣赏苍井空似乎成了一种潮流,那些做出这些行为的人们已经完全具备了社会学的研究价值。因为敢于公开表达这种欣赏的人——他们大多天性追求自由、尊重个性、反对桎梏。而这些特点恰恰也更多地反映在被网络哺育长大的90后身上。

文_易小荷摄影_邵欣

这是一双精心修饰过的手:皮肤洁白、细腻圆润,指尖部分的法式美甲使手指显得更加纤细修长。

造型师、灯光师、打烟机的工作人员,还有几个坐在角落的男人,没法不注意到这双手,因为手的主人正拿着一把漂亮的黑色丝竹扇子,另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脸侧。

秋天的北京,在东四十条的这家会所,身高155cm的苍井空显得并不突出,大部分的时间,她都在借助着这双手创作着不同的造型,让笑容像沉香一样若隐若现,一旦如此,空气中很容易传达出一种暧昧的甜蜜,男人们晕晕沉沉。

考虑到网络上中日的敏感关系,苍井空创造了一个特别现象:她几乎席卷过中国所有热门的论坛主题,她在新浪微博上面拥有1400万粉丝,她的百度贴吧拥有近33万粉丝。在多多罗文化公司(苍井空中国经纪公司)展示的尼尔森消费数据,从一线到三线城市,男性消费者关注的账号,苍井空都排在第一名,其后才是李开复、姚晨等公众大V。

虽然一些行业人士并不看好苍井空在中国的发展,但是今年,她不仅继续出现在几家主流杂志的封面,更在6月份举办了她在中国的首个mini演唱会,反应热烈。

当灯光打在苍井空脸上,她瞬间散发出不一样的神情,这是一种对聚光灯高度敏感的神情,她脸上最突出的部分是她的嘴唇,厚实、性感,那是一种生动的似乎会表演的嘴唇,有的时候它会微微嘟起,以传达一种顽皮的色彩,灯光一暗又舒展开来—同事告诉我,她著名的嘴唇曾经拍摄过一部讲述接吻技巧的教学片,在网上很受欢迎。

苍井空的中方经纪人Nina显然不愿意提及“性感”方面的话题,拍摄之前的沟通有关性感的造型被砍掉,并且她表示:“现在的苍井空在中国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路线,之前AV部分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了。”

当我们谈起苍井空所传递的“文化符号”和“社会意义”时,Nina颇有兴趣,“苍井空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符号,这么多年除了李宇春,再也没有过类似的例子了。”

2005年的夏天,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声》捧红了“李宇春”这个长相、穿着中性的女孩子,这也是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次“审美”的全民争论,专栏作家李承鹏公开表示“李宇春代表了一种新的审美”。

同年,李宇春登上了《时代周刊》亚洲版的封面—她代表了一种社会现象,人们开始意识到,随着社会的变革和多元,实在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对一种社会现象产生“共鸣”、达成共识。

时隔八年之后,中国社会似乎又找到了另外一个出口,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苍井空。

叛逆的希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性革命时期,青年把性爱作为人性解放的具体方式。当时的标志性口号,是我们要做爱,而不是要战争。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象征,“性革命”时期,阅读《花花公子》就是叛逆的象征。创刊一年后,每期销售就超过了10万册。发行量一度高达每期800多万份。《花花公子》被当时激进的文化运动推到了浪尖之上,成了性革命运动的一面大旗。《花花公子》所象征的“性革命”,最重要的并不是性行为的变化,而是媒体公开报道“性”的合法化。

社会学者李银河介绍说,“写作《爱欲与文明》的马尔库塞是六十年代性革命的精神领袖,他的主要思想是一种伟大的拒绝,就是对于生育秩序的拒绝,性的目的从生育改为快乐,这是最大的革命,中国目前也在发生这样的改变,过去,只有生育是最正当的性目的,现在,随着避孕措施的改变,性的目的已经开始改变,从为了生育到为了快乐。”

她告诉《南都周刊》一个数据,“在1989年,我调查的婚前性行为是15%,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准备结婚的固定的伴侣;去年,我看到的数据是71%,这个完全可以叫做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革命性的数据后面隐藏着中国社会新的价值观。

在一场广为流传的事件中,一位中国网络名人称她为“鸡”。

“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 而有些人衣冠楚楚地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面对质疑,网民臆造了苍井空的回复。

这段话流传甚广,被当作真人真事出现在网络的许多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它符合网民对一个AV女优身上寄予的那种叛逆的希望,也正如作家慕容雪村所说的“以前我们处在两个系统,基本上不崇拜学术、不崇拜知识,甚至不崇拜道德,而是崇拜忠诚这样一些东西。在这个时代这个体系也在崩溃过程中,人们总是试图寻找新的偶像,打破这样一个偶像崇拜传统。”

对于苍井空为什么这样红,而且苍井空热还是从文化人中流行起来的现象,慕容雪村说:“在微博上可以观察到,苍井空的热肯定是没有预谋的,但就这么一部分人不约而同地把苍井空当成是一个力量。”

学者费勇则认为,“现在高校研究当代文化的人不敏感,要是在美国都可以为苍井空这个现象写本书了。”

那一年,苍井空百度贴吧的吧主刘佳也在那些追捧节目的人当中,但她显然对超女和李宇春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大家都在看,也就跟着热闹一下而已。”

而她对苍井空的认识,却是听说了网络上著名的“苍井空之夜”:2010年4月11日深夜,苍井空打开推特,发现一个月前开通的账号,粉丝数才爬到2000。她想什么时候能够上一万,并开玩笑式地把这个想法写了上去。这条信息被某位中国网友发现之后,一传十十传百,苍井空粉丝数量迅速蹿升,关注者以每分钟大约37位的速度迅猛增长,凌晨时分突破一万大关,众多中国网友纷纷翻墙而来,通过翻译工具跟帖留言。

那一夜,无数中国网友加入了这场狂欢。凌晨零点45分,专栏作家、知名网友“和菜头”更新微博,是一句日语,翻译成中文的意思:苍井空之夜突破万人大关。和菜头也是苍井空万人粉丝中的一位。

从饭岛爱、苍井空、小泽玛利亚到波多野吉衣……日本AV女优在青春期少年心中有很高的人气,甚至被赋予“伟大”的性启蒙意义。“苍井空老师,感谢她多年来的辛勤努力,简直应该颁发感谢状给她。”和菜头说,“那么多年,终于可以和AV女优在Twitter上见面,我第一次感觉到网络是真实的。”

中文推特界旋即沸腾,知名ID如和菜头、安替、连岳等,作为颇具影响力的节点,先后热推苍井空;几小时后,苍井空的推特粉丝破万。她用翻译软件阴差阳错发表的“感谢我的球迷”加速了粉丝的增长。那一夜,被称为“苍井空之夜”。

翻墙和关注苍井空在那天晚上成了一种集体情绪的释放。其中,慕容雪村甚至发了一条智趣的微博,论述崇拜苍井空好过崇拜领导人的理由。

一时间,欣赏苍井空成了互联网的前卫,那些做出这些行为的人们已经完全具备了社会学的研究价值。因为敢于公开表达这种欣赏的人——他们天性追求自由、尊重个性、反对桎梏。

几个星期以前,我见到了刘佳,1990年出生的她看上去比年龄更成熟一些,格子衬衫、牛仔裤,瘦且干练。

刘佳是山东济南人,刚到北京一年,在一家公司从事网络金融类的工作。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很敢于直率地表达着自己的意见,喜欢的,或者不喜欢——正如这个年龄的爱憎分明。

她说自己喜欢苍井空的原因是她的“个人魅力”:“比方说我喜欢听某个人的歌,那她的演唱会我可能会去,像张惠妹啊、田馥甄啊,但是你始终是以一个粉丝的角色站在那里。像初中的时候看《超级女声》,正赶上李宇春、周笔畅那一届,当时班里都会分成两派,我只是为了合群才看的。我从来没有像喜欢苍井空这样,完全因为她的个人魅力而喜欢。”

为什么90后喜欢她

2013年9月5日,演员孙海英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条质疑雷锋的微博,这条微博被转发了2265条,网民“真金无畏”评论说:“此人太自以为是,表演夸张做作,毁掉了许多英雄形象。”另一位网民“元芳视角”则说:“造假要大胆承认,别再忽悠了。”但是也有一部分网友对这种质疑表示怒不可遏。

无论如何,从前这种对“权威”的争议是不可想象的。不过对于90后的刘佳来说换个角度来看问题却并不陌生,小学的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数学里面会有那些奇怪的计算题,比如什么一个游泳池要一边注水一边放水,最后问需要多长时间注满。比如猪兔同笼“不明白这些题和我的实际生活有什么相关”。当老师问她为什么在试卷上不答题,她反问说有什么意义,现实生活中都不会发生。老师批评了刘佳,说她拉低平均分,拉班级后腿。刘佳难过得回家就不吃饭。

刘佳爸妈原来是威海人,妈妈是村里的播音员。她还有一个82年出生的哥哥,爸爸是当兵转业去到某家国企工作,家里对她的教育都十分开明,从来不勉强她做任何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初中的时候,课堂上讲到老舍那篇《济南的冬天》,说什么冬天多可爱。“我就觉得他是冻得轻。我们当时就说现在都不一样了。老师就说,人家那是几十年前写的,肯定不一样。我们就说那背还有什么意义啊。老师说,你们还考不考试!”

刘佳的家庭背景就和大多数90后的孩子一样,只是和70后、80后不同的是,他们从初中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接触网络,从上面去了解世界各地的信息。

2000年的时候,刘佳家里有了一台电脑,这在当时的中学当中不算多见,可是仅仅三年以后,当她上高中的时候,同学人人家里都有电脑,智能手机也开始普及,网络信息时代更加高速便捷地拥抱了90后的这一代。

而刘佳,也从一开始只是单纯地玩玩游戏,到越来越多地浏览各种网站的新闻,到学会翻墙,她也开始去学习甄别一些事情,独立思考。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早在2008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首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截至2012年12月底,这一数字达到了5.64亿。

毫无疑问,90后正是这庞大的基数之一,像大多数的70后80后一样,刘佳学习的也是全国统一教材,学校仍然在向他们宣讲雷锋、赖宁,树立的榜样是“交通小卫士”(指导人们不要闯红灯),“植树小卫士”(经常到园林植植树,给小树浇浇水)。但她们班上绝大多数人喜欢的都是周杰伦、S.H.E这样的明星。

大学的时候,刘佳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去忙着谈恋爱,或者考研出国,而是开了个淘宝店,并且做到了皇冠级别,雇了两个客服。

大学毕业以后,家里给刘佳找了个国企的工作,每天上班就是班车接送,然后和大爷大妈打打牌斗斗地主,年底还有奖金,像养老一样,她“觉得没意思”,仅仅上了一天班就轻易地放弃了这个许多人挤破头也抢不到的金饭碗,辞职跑到北京来了。

“家里也很生气,毕竟工作福利很好,可我还年轻,不想就这样一辈子,他们也就随我出来闯了。”

“北漂”的刘佳现在很忙,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工作,业余时间则管理、监督百度贴吧,还管理着一个500人的苍井空粉丝QQ群,她说统计了一下,其实在忠实粉丝里面,这个男女比例是1∶1的。年龄从15岁到30岁,学生、白领都有,大学生在其中的比例算是比较大的。

“我喜欢苍井空,我爸妈都知道。尽管他们知道苍井空原来的职业,但是他们都不说什么。我妈还说如果她有空来济南,让她到家里玩,给她做饭吃。”

实际上,日本AV女优和香港三级片演员都曾风靡中国,但从没有人像苍井空一样。苍井空在Google上的搜索结果是24,200,000,虽少于周杰伦,但比韩寒、郭敬明、李宇春都多。和上述偶像相比,苍井空几乎所有的作品都被禁止公开传播。

李银河说:“首先她漂亮,性感,这都是招人喜欢的,还有就是她的特殊身份,一个AV片的演员,这是中国人很新鲜的, 因为在中国没有这样一种合法的,与色情业有关的职业。而苍井空来了,还落落大方,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共场合。这说明,中国人有这个消费色情片的需求。”

实际的情况是,包括刘佳在内的许多贴吧或是QQ群里的铁杆粉丝从来都没有看过苍井空的AV,他们喜欢苍井空完全是基于各种各样其他的理由。

费勇说:“从我们学术研究的方向来看,(苍井空)这个事情最有意思的就是解构主义,她纯粹就是一个语言符号,这个语言符号好玩的是许多人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看过她的作品,只知道她是个日本女优,很多人就把她当作话题的聚焦。”

在推特的苍井空之夜3天之后,玉树地震。2010年6月初,苍井空把通过出售写真募到的10万多日元捐到了日本红十字会,然后再转到中国红十字会。“德艺双馨”从这时起成为网友加诸在苍井空身上的另一个标签。在此之前,除了官方正式场合,它更多是出现在郭德纲的相声里,当包袱用。

她曾在博客中说,“即使是AV女演员,即使是四处流浪的武士,即使是NEET族,无论是怎样的职业,都有自己的感情。人不能否定自己,尽管被所有人否认”。

在封面的拍摄现场,苍井空显得十分配合,随便一句话就能够把她逗得哈哈大笑,她很在意自己不同造型的pose是否专业,其中一个特写需要眼泪,她拒绝了准备好的眼药水,几乎摄影师一报完数,泪水就从她眼眶里滚了出来。

刘佳很反感曾经有媒体说她“家里墙上贴满海报”,她说自己绝对不是那样的脑残粉,有时候即使贴吧里有人说了些对苍井空不那么好听的话,只要不涉及到政治的层面,也就不那么和对方计较。

她觉得自己的喜欢和追捧非常理智,关心苍井空的一举一动,记住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搜集所有信息。因为在她眼中苍井空就是个“没距离感的普通人,她在我心里还不是那种偶像的概念,完全是邻家姐姐”。

她甚至觉得苍井空是个单纯脆弱的女孩,从来不会去回击任何外面对她的攻击,“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就会在推特上面直播:她趴在那里,面对镜头流泪,宁愿自己默默难过也不会去反击别人。”

反面偶像

但是在作家慕容雪村那个年代,“偶像”和“榜样”却有着样板一样的标准。

1970年代出生的慕容雪村来自于东北农村,那个年代没有网络和智能手机,所有的信息来源只能通过报纸和电视。

“我们小学的时候影视还没有这么发达,也没有这些影星。但是什么《射雕英雄传》、《上海滩》这些已经开始放了。所以就崇拜许文强,就是周润发,崇拜翁美玲啊,当时很多同学会把翁美玲的头像贴在铅笔盒里。当时还有一个女同学说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周润发。”

但是那个年代,价值观审美观比较单一,除了周润发和翁美玲,也有许多同学表示将来长大以后想做董存瑞、邱少云。

他记得社会上的那些正面的女性形象,都是像刘胡兰、张海迪,或者像红色娘子军啊,这样英姿飒爽的形象。“都是那种英姿飒爽、浓眉大眼、身体强壮、坚强不屈、不怕死的。而那种千娇百媚、香喷喷、软乎乎的女性,一般都是女特务、间谍的形象,反正不是好人”。

慕容雪村大学毕业以后到了广东工作,接触了香港的电视。也偶尔接触网络。而且广东这边比较开明,报纸也办得激进一点。开始越来越多地了解世界的多元性和复杂性,“到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我才开始质疑一些原来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想我这种情况也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状况。我们的思考能力被限制了,一些幸运的人可能通过某种契机重新获得了这种能力,不幸的可能到现在都是被限制的。”

2011年5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对学生偶像进行了随机抽样问卷调查,在全国选取北京、四川、陕西、河南、辽宁和广东等6省市,随机抽取小学、初中、高中各一所,从小学三年级至高中二年级。

该调查共发放问卷6480份,回收有效问卷6466份,学生共提名偶像10919人次,所括2584个人物,提名靠前十的是周杰伦、成龙、张杰、刘翔、许嵩、杨幂、雷锋、魏晨、罗志祥、姚明。68.4%的学生最崇拜的是明星、体育明星和模特。明星在各个阶段的选择概率都最高,均在六成以上。

因为做苍井空的这个选题,我也和另外的一些文化人、大学生有过接触,问及他们的观点,一位70后的知识分子当即就表示“我们那一代是压抑的一代,如果人生再来一次,我也要在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像苍老师这样的偶像,并且勇敢地说出来。”

慕容雪村说:“传统偶像的倒掉和消解与苍井空这种偶像的树立,是一体两面的东西。对于传统的偶像,人们经过长时间的分析思考,人们开始有脑子了,人们发现这种偶像是可笑而不堪一击的,也知道这种崇拜实际是在崇拜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我相信现在有脑子的人不会有几个再这么做了。但是通常,人群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偶像,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偶像,苍井空就是这样。”

没有危险的反抗

2011年11月3日某项国际赛事在北京举行移师中国的启动仪式,苍井空和杨澜、宋祖英一起作为嘉宾出席,三人同台亮相立即成为网上热门话题。

有人指这是史上最无厘头的“三人组合”。某知名学者质疑,像苍井空这样的日本AV女优,为何能在中国大行其道?呼吁官方和媒体对其封杀。但是杨澜老公吴征很快就在微博上表示了歉意,他写道:“我指不般配是在大众审美及价值判断中某些人在一起出现欠妥,但也完全无贬低苍井空小姐之意,相反,我认为愿奋斗就有美好明天。这事责任在我,使祖英及杨澜在完全不知道情况下受妄来之祸,向你们深深道歉。但事实上连我也不清楚。根子在中日文化差异,但我们今后一定能跨越!”

接下来,广电总局不允许网络红人、有丑闻劣迹的人物上电视节目做嘉宾的意见,相当于封杀苍井空,引起网民的极大反弹,著名网友五岳散人在《何苦为难苍井空》(刊载于《南方都市报》)一文中提到:可能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时候并非是追捧一个曾经的偶像,而是在反驳一种社会的荒谬。但有这个姿态也就足够了,我们就能看到那伪装高尚的墙壁上有个裂缝。与此同时,我倒是想跟真的不喜欢这种状态的真君子说一句:如果您能明白这个道理,不要去为难苍井空老师了,去追问这个虚伪的世道吧。

但是在刘佳眼中,这里从来不存在什么“中日差异”。遇到富士电视台问到的有关中日政治方面的话题,她回答说“人民本身都是渴望友好的,但我是中国人,我只能也必须站在我的国家的立场上”。她和苍井空在日本的粉丝也有颇多的接触。每次为了让苍井空看懂她们的留言,她们会让精通日语的粉丝进行翻译,或找翻译器翻译成日语,再把它贴到网上。

2011年,刘佳还在济南上大学的时候,从泰山Mao国际音乐节的官方主页上知道了苍井空要来的消息,并给她当时经纪人发私信索要近距离接触的粉丝名额。后来就连夜发帖子,征集五十条给苍井空的祝福。

为了这五十条祝福语,刘佳从晚上八点多开始写,一直写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写完之后就直接坐车去泰山那边了,但是因为是中秋节的关系,所以好几趟车都没上去。当时还有一个从徐州来的粉丝,因为主办方没说具体苍井空什么时候来,所以她们就在宾馆里一直等。从早上十点多一直到等晚上八九点。

当时主办方设计了粉丝上台送礼物的环节,有五个名额。其中就有刘佳,“我就给她念我们给她写的祝福。我不会日语,她的中文也挺差的,但是她能听懂‘恋空’、‘我们爱你’这样的话。”她清楚地记得苍井空特别有礼貌,“接到礼物的时候膝盖还那样弯一下”,让她特别感动的是,“她上一个经纪人说,她每次出门都会把我们祝福的本子随身带着。”

但是更多的,喜欢苍井空在微博上也成为了一种姿态,刘佳觉得“苍井空是一个活在你身边的人,而传统的偶像是烈士一样的,他们更像是一个比较遥远的概念。”

自从大学时候学会翻墙,刘佳说她也会去甄别许多新闻的真假,她们这代人对于历史著名人物,类似毛泽东等,不太关心。

按她的理解,“虽然有‘文革’之类,但是没有毛泽东奠定开国的基础,现在的国家也不会发展成这样的。”

刘佳愿意在微博上去关注一些阳光的、好玩的东西,至于方舟子、司马南乃至薛蛮子,都是她眼中的“公知”,她采取了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根本不去关注他们,眼不见为净。”

实际上,正如费勇所说的,这么多的知识分子、大学生、精英愿意讨论苍井空,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很安全,有一定距离”。

这个观点也符合慕容雪村认为的“谈论苍井空没有危险,没有危险却能表达一点点反抗的意思”。

 

北京的窗外一片雾霾,但是对于23岁的刘佳来说,这个世界处处都是阳光,她惟一能够想得起来的“伤心事”是读中学的时候学校不让和校外的人员来往。有一天她和学校外面的几个人约好出去吃饭,正好被老师撞见。当时给她开了个会,扣了个大帽子,说她频繁和校外人员接触,会被带坏。“后来他们再在学校门口等我的时候,我就让他们换个地方。”

当时学校要求穿校服,每个人都两三套那种。毕业的时候,特别叛逆的同学把校服在校门口儿烧了。

但是她没有那么激进,“我就是在学校logo的地方贴了个小熊挡住了。”刘佳笑着说。现在再也没有人对她指手画脚了,就算她天天穿着衬衫牛仔裤上班,喜欢苍井空,“我绝对不是那些脑残粉。”她再次强调,拉开椅子起身离开的时候又提醒我去买一个无线路由器,那个机器用来翻墙看外面的世界很好使。

你所不了解的苍井空

喜欢的男生

“外表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能聊得来,觉得那个人很有意思就ok了。”

性幻想

(关于很多男人把她当成性幻想对象)“其实挺光荣的。麦当娜在国外也会被很多人当成性幻想对象。”

卡哇伊

“6岁上幼儿园演出的时候,我扮演白雪公主,穿着白裙子,别人就说特别卡哇伊。但是我那时候特别讨厌这种说法,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有男孩子的性格,希望别人说我很帅、很酷。”

旗袍

(关于身上的白旗袍)“这件旗袍是专门为我定制的,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件,所以我特别喜欢这件衣服。”

喜欢的食物

“我爱吃汉堡、烤肉。”

工作

“我非常喜欢现在的工作,”(如果一边是工作机会,另一边是白马王子)“我会选择工作。”

自我

“我还是很希望自己能在女性中特别受欢迎,希望别人觉得我的人和生活方式都很潇洒。但我在男生面前和在女生面前都是一样的,因为很多女生会故意在男生面前表现得特别可爱,但我不会这样。不过,心里也希望别人赞扬我,不想让成为别人讨厌的人。”

情书

从没收到过。

毛笔字

“日本人也从小就要学写毛笔字,我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学了。女红、画画这些都是要学的,男生女生都要学。”

认可

(她曾经说过“不上NHK也无所谓”)“我不认为上不了NHK就不被别人认可,所以只是把眼前能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父母

父母都比较开明,让孩子自由发展。一旦你决定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底,但不会横加干涉。

恋爱

(说到最难忘的恋爱经历)“有一次,被非常喜欢的男朋友拒绝了。第二天我参加某一个活动,看到粉丝时我心里想:‘为什么被这么多的人爱,却不被那个唯一的人所爱呢?’于是在回去的飞机上哭了。现在想起来那也是美好的回忆。”

露营

“小时候,每年都会和家人、父母的朋友,好几个家庭一起去河边露营。跳到河里,或者钓鱼,搭帐篷,自己做饭,篝火和放烟花,每年都特别特别好玩。如果我自己拥有家庭的话也想带家人去露营。”

婚姻

“我不可能因为独身痛苦就想结婚。我讨厌那样的婚姻。我当然想结婚,我不抗拒结婚。不过,现在是独身就享受单身好了。至于孩子,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有,所以我会因为孩子而结婚。但我不会因为想要孩子就随便结婚。”

人生意义

“即使我不在了,大家都能因为我的作品而记住我。但是我不会光考虑这个,会让周围的人看到我的笑脸,和周围的人一起成长。”

海贼王

(关于阅读)“我平时主要看时尚杂志或者漫画。虽然不是动漫迷,但很喜欢《海贼王》。”

听话

“从小到大,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叛逆。在学校里的时候很认真、很听老师的话。”

感动

“看到『君に読む物語』(《读给你的故事》)的老爷爷老奶奶还保持爱情不变,相伴终生,我非常感动。可能女孩子还是喜欢这种恋爱吧。”

愿望

“我小时候就很憧憬白马王子,所以一直很想当新娘。”

酒量

“酒量多大不清楚,但是喝到头脑失去记忆。”

被赞美

“因为身处这个行业,自然会听到很多赞美,对此我也挺高兴的。”

村上春树

“我不是特别爱看他的书。但当那些小说拍成电影时,我就会看。”

 

电影

“闲暇时喜欢在家里看电影。最近看了很多韩国电影,觉得很有意思。另外也看其他一些国家的电影。”

名利

“比起没钱来,还是有钱比较好。有名的话反而麻烦,所以还是希望无名吧。”

粉丝

(关于社交网络的中国粉丝)“我知道他们都是中国人,因为写的都是汉语。当时也不是很明白,就去翻译机器上查是什么意思,觉得挺惊奇的。”

交友

“和我交往的前提就是对方知道我过去的事情,也不介意这些。如果这个人很介意,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相关报道
 
广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