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聚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企业 >

京东方创始人王东升:从一块屏幕追赶智能浪潮

http://www.sz12345.cn 发布时间:2018-12-08 18:07:25 打印 RSS苏州信息港
  如今已是花甲之年的王东升忘不了35岁时的自己,新单位给他在北京西单分了两套房子,他却决定把刚在手心里捂热的房子钥

  如今已是花甲之年的王东升忘不了35岁时的自己,新单位给他在北京西单分了两套房子,他却决定把刚在手心里捂热的房子钥匙退回去,重新回到老东家。

  临危受命,面对已经连续亏损七年的北京电子管厂,王东升感到忐忑不安,但也觉得长期憋着的一口气似乎可以吐出来了。

  “你问我当时纠结吗?我当然有,新单位待遇优厚我为什么要回头接一个‘烂摊子’?但是有个同事给我讲了一个充分的理由,我决定回去。”王东升说。

  大刀阔斧的改革

  王东升是个浙江人,虽然在北京生活多年,但一张口,他的口音依然会暴露他南方人身份。王东升认为自己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北漂”,来到北京电子管厂,厂里的师傅们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他们。

  “厂里的师傅们都非常热情,拉我们到家里吃饭,给我们包饺子,同时教我们各种专业的技术和专业知识。初来这个万人大厂,我很激动,我如饥似渴的跟前辈们学习。”王东升说。

  劝王东升回到老东家的同事告诉他,在北京酒仙桥有一个很大的菜市场,散市以后会有一些卖不掉的菜倒在市场里,单位的一些员工,甚至是参加过“两弹一星”等国家重点工程的一些退休的工程师,就在那边捡白菜帮,把烂叶剥掉,回家煮了吃。为了怕被朋友认出来,有些员工就戴着口罩和墨镜。

  “我听了以后心里特别难受,我就决定回去。当然我心里也赌了一口气,为什么别人行,就我们厂不行?这是我们的耻辱,我们得奋起。”王东升决定接受自己临危受命的命运。

  面对产品老、设备老、技术老、观念老的现实状态,王东升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迫使企业走出内忧外患的双重困境。他带领员工自筹资金进行股份改造,说服银行把债务转成股份。北京电子管厂成为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紧接着,空置的厂房出租、没有利润的设备变卖、员工关系放到市场……1993年4月,京东方真正开始走向市场化、专业化、国际化的道路。

  掌握核心技术是关键

  正式建立起股份制公司后,王东升将目光投向了先进的液晶显示技术。但是在当时,液晶面板技术被韩国、日本和中国台湾所垄断,整个中国大陆面临着没有一块国产液晶面板的窘境。一次次的碰壁中,王东升意识到,要创办一家受人尊敬的伟大企业,唯有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

  “老一辈工程师一直告诉我们必须走出中国的工业化道路,我忘不了我去探望一位病危的老工程师,他告诉我他其实没有遗憾,他的工作任务完成了,唯一不舍的就是孩子,孩子还是太小。”王东升说,一代又一代人的牺牲和奉献,才是京东方创业、创新、创未来的动力和源泉。

  与此同时,我国彩电整机产业长期忍受“缺屏之痛”,被海外巨头死死扼住“屏颈”的窒息感无时无刻不困扰着王东升。21世纪初,TFT-LCD产品技术已经成熟,中国大陆对TFT-LCD显示器件的需求十分巨大。这种需求刺激着国内外许多大公司涉足这一领域。当时,在TFT-LCD领域,韩国、日本、中国台湾三足鼎立,几乎垄断了液晶显示产业所有的核心技术和绝大部分的出货量,将产业话语权牢牢控制。

  王东升曾亲自到一家材料供应商去谈合作,他不明白为什么两年多的沟通时间,双方就是合作不成。饭桌上,这家公司的外籍负责人开始公然侮辱中国人,王东升气得把酒杯捏碎了,手上缝了好几针。

  “核心技术赔着笑脸求不来,低声下气更求不来,要想赢得对方的尊重,只有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创新创新再创新。”王东升说。

  发展平板显示产业成为京东方的既定方针。1994年,京东方成立了平板显示项目预研小组,跟踪研究TFT-LCD、PDP、FED等技术;1997年,京东方成立了TFT-LCD实验室;1998年,京东方确定了进军液晶显示领域的战略抉择。

  2002年,由于Hynix陷入巨额债务危机,宣布要出售旗下HYDIS的液晶显示业务,京东方抓住机遇,2003年1月,京东方以3.8亿美元收购HYDIS,并迅速消化吸收再创新,采取“海外收购、国内扎根”战略,在北京建设了中国大陆首条依靠自主技术的第5代TFT-LCD生产线,结束了中国大陆“无自主液晶显示屏时代”。

  新焦虑伴随新机会

  如今,全球每四台平板电脑就有一块京东方生产的屏,全球每五部智能手机就有一部是京东方的屏。一块屏幕撬动了一个产业,靠的就是创新的技术与产品。而京东方也正在向物联网时代“智慧端口”的多元化跨界转型,王东升认为要比别人更有竞争力才能赢得市场,京东方要把这么多年投入的技术能力和生产资源放到传感、物联网、健康医疗领域去。

  王东升有了一种新的焦虑,他认为由移动互联网引领的增长已趋缓,若不加快应用面和技术面的进一步创新,产能过剩风险将显现。虽然科技创新是全面创新的核心,但单靠技术创新还远远不够,必须要进行整合创新,把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等都结合在一起,最终实现软硬融合、产品与服务融合。

  “显示和传感领域我们要成为全球领导者,相关智慧产品和服务要成为全球的领先者,生命科技和智慧健康领域要成为全球的典范。通过这三方面的努力,来支撑这么一个伟大企业的愿景。”王东升向记者透露。

  王东升的判断是,第四次产业革命来临,人工智能是关键的触发点科技,人工智能的进化将推动物联网和大数据产业的蓬勃发展,物联网引领的增长开启了第四次产业革命的第一波浪潮。而人工智能和基因科技的融合进步,涉及人类健康相关新诊疗方法、信息医学、再生医学、精准医学蓬勃发展,又是一个发展机会。

  在这样一个坐标中,京东方把未来业务重点定位在硅基生命系统和碳基生命系统交叉融合部分,从2013年开始推进企业业务转型,基于显示和传感技术优势,进行跨界创新,从一家单一显示器件制造商向软硬融合、应用整合和服务化方向转型进化。目前,京东方已形成了端口和器件、智慧物联、智慧医工三大事业,成为一家“为信息交互和人类健康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的物联网公司”。

  “我赞同你说的在高精尖的产业人人都是追赶者这句话,跟跑步一样,前面没人了,这个路往哪儿走呀,一方面要探索前面的路,一方面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王东升说。

  “坦率地说再困难的时候我自己的内心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的液晶材料有一个特性,叫各向异性特性,就是说好的信息,好的光它能够接受进来,不好的光它可以放射出去,我们的耳朵也可以这样,把负面的消息当作警惕提醒自己的话,把一切负面的信息当成别人的善意,或者少听,不听。我们要有战略定力,面对质疑和批评,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而不是死在口水中。”王东升说。

  焦虑依然伴随王东升的每一天,但他同时也很快乐,他早已经忘记自己的年龄,唯有梦想愈加清晰。

 
相关报道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