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聚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快报 >

准新娘为拴牢男友伪装富婆 挪用公款请其帮"自杀"

http://www.sz12345.cn 发布时间:2018-12-08 17:20:42 打印 RSS苏州信息港
  《超完美谋杀案》是由华纳兄弟影片公司发行的剧情惊悚片,早在二十年前就在美国上映。在广州市,也发生过另一桩“超完美谋杀案”。  

  《超完美谋杀案》是由华纳兄弟影片公司发行的剧情惊悚片,早在二十年前就在美国上映。在广州市,也发生过另一桩“超完美谋杀案”。

  离异女子阮馨,在治愈系男友汪晔的陪伴下,逐渐走出了心理阴影,两人决定于2017年元旦结婚。正在他们筹备婚礼之际,阮馨突然要求汪晔帮助她完成自杀行为。阮馨丧命后,公安机关却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逮捕了汪晔,这是为什么?随着广州市中级法院对此案的公开审理,揭开了阮馨自杀背后的真相。

  为拴牢治愈系男友伪装富婆

  2015年初,阮馨通过交友网站认识了汪晔。网上交流半个多月,她坚信这次找到了对的人。

  时年44岁的阮馨,在广州市一家外贸公司担任出纳会计。2010年上半年,因为第三者插足,前夫硬逼着她离婚。双方达成儿子随男方生活,不需要阮馨支付分文抚养费的协议。由于住房是对方的婚前财产,离婚后的阮馨另外租房独居。

  中年离异,阮馨沉溺在痛苦中不能自拔。原本活泼开朗的性格,日益变得沉闷内向。阮馨的老家在江苏省,大学毕业后到广州工作,与单位同事赵菲菲成为闺密。赵菲菲见阮馨整日郁郁寡欢,多次劝说安慰均不奏效。2013年5月,赵菲菲遇到一个做心理咨询师的朋友,她向朋友请教如何帮助闺密治愈离异创伤。朋友建议阮馨谈一场恋爱:通过移情,可能会让她彻底放下过去。

  赵菲菲把建议告诉了阮馨,阮馨苦笑道:“我在广州没有其他朋友,要么你帮我找找看。”赵菲菲身边并无合适的人选,四处托人无果后,她去婚介所帮着阮馨登记和缴费。

  一年多过去,阮馨只见了三个人,便再也没有了相亲的心情。第一位是50岁出头的大叔,阮馨刚自我介绍已经43岁,他立即起身告辞:“你这么大岁数,姿色又不行,根本不是我的菜。”与第二个相亲对象见面后,对方热情相邀她到饭店吃大餐,还点了一瓶进口红酒,吃完饭说去一趟洗手间,便不见了踪影,昂贵的餐费最终由阮馨买了单。第三个更加奇葩,刚在茶楼落座,便声泪俱下地控诉前妻,呜呜的哭声引得其他茶客投来诧异的目光。

  赵菲菲怀疑婚介所找来的是托儿,前去质问。工作人员解释说,二手婚恋市场的行情,男性优质资源奇缺,阮馨已40多岁,条件很一般,要求却不低,实在无法找到匹配的男士。

  赵菲菲劝阮馨在交友网站征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就不信你找不到好点的”。她帮着填写个人信息时,将阮馨的年龄改为32岁,月薪两万元。阮馨心虚地阻拦:“这也太夸张了,岁数减了11岁,收入也翻了几倍啊。”赵菲菲哈哈一笑:“只有精包装,才能把自己推销出去。再说你身材娇小,长得又显年轻,看上去也就30多岁呀。”赵菲菲认为,等处出了感情,再说实情也不迟。

  阮馨的资料上传网站不久,汪晔便留言联系。网站上汪晔的照片是他站在番禺大桥上的全身照,只见他国字脸,浓眉大眼,身材匀称,看上去比阮馨的前夫帅气很多。资料上显示:汪晔,暖男一枚,生于1973年,身高180公分,高中文化,离异单身,自由职业者,愿与温柔淑女岁月静好。在交流中,阮馨问及他离婚的原因,汪晔快人快语:“前妻嫌弃我不求上进呗。”阮馨一下子被他的坦诚吸引住了。

  实际上,汪晔是广州市黄埔区的无业人员,因为游手好闲,且热衷于网恋,前妻忍无可忍,于2013年与他分手。汪晔没有生育过孩子,离婚后住在父母家里啃老。他仗着高大帅气,在婚恋市场很吃香,遂通过各大交友网站,企图结交白领或富有的单身女性,满足其挥金如土的欲望。多年的网恋经验,他历练了擅长洞察女性心理,投其所好的本事。

  阮馨与汪晔在网上交流了半个多月,面貌焕然一新。走路、说话、办事充满了精气神。她向赵菲菲感叹:“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以前我真是太傻了。”

  2015年2月13日晚,汪晔约阮馨在情人节这天见面。而三天后正是农历除夕,阮馨恰恰定于2月14日回江苏探亲,为了见到汪晔,她立马退了机票,同汪晔共度情人节。当夜,她与汪晔入住宾馆,因为舍不得分开,次日早晨,她放弃回老家探望父母,续了宾馆的客房,决定与汪晔在一起过春节。

  案发后,据赵菲菲回忆,阮馨在续约客房时,汪晔直言相告,他唯一的经济来源是父母给的零花钱。赵菲菲得知此事,提醒阮馨说,对方是吃软饭的,赶紧与他切断联系。阮馨却不以为然:“即便如此,那又怎样啊?他能让我开心,我终于摆脱了前夫的阴影。”她还告诉赵菲菲,在办理客房登记时,汪晔看到身份证上的实际年龄,脸上流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很担心对方为这件事甩掉自己。

  阮馨在公司的月薪不足8000元,缴房租要花去近3000元。离婚时她的积蓄也有限得很。自从与汪晔交往后,她的出手越来越大方。每逢节假日,双双出去旅游,2016年10月长假,两人还到迪拜去了一趟。

  回来后,她向赵菲菲说,为了拴牢汪晔的心,自己的积蓄已用空了。2016年3月的一天,阮馨还让赵菲菲陪着到汽车4S店去看越野车,赵菲菲心生疑问:“你真有钱啊,给男友买20多万元的车?”“我是帮男友看看的,钱是他父亲出。”阮馨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隔了几天,赵菲菲看见汪晔开着崭新的越野车前来接阮馨下班。

  因审计准新娘意欲自杀

  2016年10月中旬,阮馨兴奋地告诉赵菲菲,汪晔已答应与她结婚,婚期初步定在2017年元旦,她打算重新租一套大点的房子,作为结婚的新房。

  闺密即将再婚,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赵菲菲却忧心忡忡。当初她帮阮馨在交友网站上登记时,虚报了年龄和收入,出发点是为了让阮馨用新的感情赶走抑郁情绪。阮馨是动了真感情,作为好友加同事,她不得不说出自己的担心。

  于是,赵菲菲连连发问:汪晔是不是冲着你的钱而来?你有没有向对方坦露实情?一旦汪晔得知你不过是普通的打工者,他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对这一系列问题,阮馨无言以对,丢下一句“我不想考虑这些问题”转身就走。

  次日下午,赵菲菲趁阮馨上班的时间,向单位请假,约汪晔在茶楼见了面。几经试探,阮馨果然没有告诉男友她的实际工资收入等情况。赵菲菲婉言说到,她和阮馨一样,在公司的位阶不高,收入一般,并不是什么高薪白领。汪晔愠怒道:“赵姐,你的意思我懂,在考验我是不?”还说,想跟他在一起的富婆有的是,以阮馨的年龄和相貌,根本配不上自己,“我不过是被阮馨的慷慨大方所感动。你尽可以告诉她”。

  摸清了汪晔的实底,赵菲菲更加担心闺密的将来。她正盘算着如何说服阮馨尽快与男友分手,阮馨却气冲冲地找她兴师问罪:“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正在筹备结婚,请你不要瞎掺和。”“我也算半个红娘,怎么能袖手旁观呢!”赵菲菲劝阮馨冷静思考,对方的用意很明显,这个婚结不得。更何况,她以后在经济上根本无法满足两个人的花销,到那时又会重走离婚的老路。阮馨冷冷地回答:“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

  赵菲菲从事的是文秘工作,2016年11月23日,公司领导让她起草一份通知,发在公司网站上,内容是公司将开展内部审计,将邀请会计师事务所进驻办公。

  傍晚,阮馨约赵菲菲陪她选结婚新房的窗帘,却并不往繁华的闹市方向,拉着赵菲菲来到僻静的路上,神色慌张地问道:“为什么要突然审计呀?”公司已经有三年没有开展审计工作,赵菲菲也不明就里,故而回答不知道。阮馨气呼呼地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恐怕是故意瞒着我吧。”闺密这么在意即将开展的审计工作,赵菲菲不由心生疑惑:“难道她在财务工作上有什么鬼?”

  据汪晔在公安机关交代,女友得知公司即将开展审计后,惶恐不已。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他开车带阮馨到聚龙山森林公园游玩,后面的警车鸣着警笛跟了一路,她吓得浑身发抖,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右臂,险些出了交通事故。他问阮馨到底遇到什么事,她死活也不肯说。还有好几次,她在睡梦中突然惊坐起来,连喊着:“不要抓我!我想办法还钱。”经他再三追问,她才说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一年多时间动用了不少公款。

  听闻女友不是富婆,汪晔气恨地埋怨道:“原来你年薪几十万是骗我的呀,我们还怎么结婚!”“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骗你,出了事也不会连累你的。”阮馨连连认错。

  见女友这么说,汪晔放下心来,为了撇清自己,他将不久前向她借的6万元,通过微信转账给了阮馨,还在微信上留言,尽快还款,把事情了结后,我们再考虑结婚问题。其实,汪晔心知肚明,阮馨是没有能力还清公款的。他在微信上这样说,目的是留下证据,证明自己没有与女友挪用公款的共同犯意。之后,他借口母亲生病需要照应,有意与阮馨拉开距离。

  阮馨曾动过向父母借钱还款的念头。2016年12月3日,她给父亲打过电话,声称购买结婚的新房,差不少钱。阮馨的老家在江苏农村,家里没有什么积蓄,当即表示无能为力。“要是当时她告诉我闯了这么大的祸,我四处磕头也要借钱帮女儿还喽。”直到现在,阮馨的父亲提起女儿的事,仍捶胸顿足。

  2016年12月12日14时许,汪晔回阮馨的住处拿衣物,进入室内,闻到一股煤气味,原来,阮馨已打开煤气欲自杀,吓得汪晔赶紧驾车送她去医院救治。途中,阮馨恢复了一些意识,口里不断念叨着“一百万,一百万拿什么还?不如让我死掉一了百了……”汪晔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设计“超完美谋杀案”

  越野车并没有在医院门前停下来,而是向市郊方向狂奔,汪晔的大脑飞快地旋转着,阮馨在挪用单位资金的事,根本经不起专业会计师的审计,一旦案发,自己肯定要被牵连进去,弄不好也将面临牢狱之灾。阮馨执意要去死,却是一个让他脱身的办法,问题是女友死在自己开的车上,到时怎么能够说得清呢?

  案发后,汪晔交代,他把车子停在一个僻静的地方,用手机百度了刑法的有关内容,吓唬阮馨说,按性质她犯的是挪用单位资金罪,因为超过三个月没有还款,靠得上贪污罪名,并且数额巨大,可能会被判刑10年以上,等她出来已经快60岁了。

  阮馨问他会不会等,汪晔没有作声。“我还是死了算了。”阮馨绝望地大哭着,拼命用头撞仪表盘。汪晔拦住她问:“你真心想自杀吗?那会把我害惨的呀!”阮馨说:“只有我死了,才不会连累你。”

  汪晔装着很感动的样子,紧紧抱着她:“我舍不得你,要坐牢我陪你一起去坐。”阮馨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你要替我好好生活下去。”

  汪晔因势利导地说:“那你也不能死在车上啊,指不定我会背上谋杀的罪名呢。”“我自己下不了手,你得帮我,我会写一封遗书,再发微信给赵菲菲留个人证。”

  于是,阮馨写下遗书,言称自己挥霍了单位的公款,无颜面对领导和同事,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她还给赵菲菲发了语音,声称汪晔对她工作上的事不知情,男友陪她走过的这一年多,是她最开心的日子,她已经赚到了,还让赵菲菲转告自己的家人,不得迁怒于汪晔。事发后,赵菲菲说,那天晚上,她正在陪儿子温习功课,没有注意到闺密给她发了微信语音。

  阮馨写了遗书,发了语音,汪晔还是不放心。“万一被人认为你被我胁迫怎么办啊?”他打开女友的手机录音键,让她重复自杀的愿望。阮馨坚定地表示,她不想再活下去了。

  当晚8时30分,汪晔把阮馨丢在车里,到华丰大药房购买安眠药,店员告知他,安眠药是控制药品,药店从来没卖过。为此,汪晔还与她大吵了一架,买了几盒治疗心脏病和高血压的非处方药后才离开。公安机关在调查中,该店员出具证言称,对方在选购药品时,还问哪种药物毒性比较大,看上去就不怀好意。

  阮馨服下过量的药物后,心里感到很难受,在车上痛苦地叫着:“阿晔,快帮帮我,实在受不了。”于是,汪晔买来了水果刀、水桶和手套等工具。案发后他交代,买手套的动机,是为了不留下自己的指纹。阮馨拿着刀割手腕时,因为怕痛,迟迟下不了手,汪晔看得很着急。

  当晚9时许,汪晔驾驶越野车载着阮馨到广州市体育场附近,追问阮馨怎么办。“要么你帮我下手吧,反正留下证据说明我自杀的。”汪晔心想,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持水果刀在她的左手手腕割了一刀。这一刀似乎很浅,血流淌了几个小时,阮馨仍没有死掉。

  次日凌晨2时许,又载阮馨到大桥底附近,在她的右手手腕割了一刀,并用衣服捂住她的嘴巴和鼻子,直到阮馨彻底没有了气息。

  为了佯装积极抢救女友,凌晨3时许,汪晔将阮馨送往医院抢救并报警处理。警方赶到时,阮馨失血性休克死亡。在公安机关,民警前两次问话时,汪晔均谎称女友闹自杀,他发现后及时把她送往医院。还假称在她的住处,找出了遗书和录音,对自己动手的事只字不提。

  公安机关调取汪晔带阮馨出门去医院的监控视频,发现半个小时的车程,汪晔竟开了12个小时。再调取沿路的监控摄像,发现他还去了药房、超市等处。经过对阮馨胃里的成分分析,发现汪晔有重大杀人嫌疑,随后将他控制。在事实面前,汪晔才如实交代自己帮助阮馨自杀的过程,但辩称自己只是不想让她痛苦地活下去,属于受自杀者嘱托杀人。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汪晔主观上出于故意,实际上剥夺了阮馨生命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因有证据表明阮馨有自杀的意愿,可予减轻处罚。2018年6月,广州市中级法院以汪晔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文中人物系化名)

 
相关报道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