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聚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快报 >

送走儿子求助遭拒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http://www.sz12345.cn 发布时间:2018-12-05 10:02:33 打印 RSS苏州信息港
当年,因为生活拮据,她把1岁儿子送给了别人。现在,又因生活困难,她想求助于那个被送走的35岁儿子。儿子如今年收入55万元,但是,他一直
当年,因为生活拮据,她把1岁儿子送给了别人。

现在,又因生活困难,她想求助于那个被送走的35岁儿子。

儿子如今年收入55万元,但是,他一直不接电话……

这两天,一位绍兴老太太因“送养儿子34年后求助遭拒”上了微博热搜。

昨天,我们联系到这位老太太和他的儿子,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儿子1岁时送了人

老太太,姓王,今年73岁,膝下有两儿两女,还有一个1岁时送走的小儿子小张(化名)。

王老太说,自己是在做了节育手术之后,意外怀上了小张,当年挺着大肚子还去唱戏,蛮不容易的。

但是孩子生出来后,因为家里条件太差,要养的孩子太多,养不起,经人介绍,就把小张送给了一户家庭条件相对较好的人家。

“当时对方问我要多少钱,我说,我不要钱,我不是卖孩子,我是送,以后儿子长大了,能带来让我们见见就行了。”王老太说,所以过去这些年,她和送走的小儿子一直是有联系的,见过十几次面。

小儿子叫她不要主动打电话

为了见小儿子,王老太说,自己70岁那年,特地在大年初二那天,赶去收养小张的那户人家里。

“因为知道,这个时间,他一定在。”她说,自己如愿见到了儿子小张。

小张告诉她,自己在杭州结了婚,买了房,还生了孩子,工作也不错,不算额外奖金,年薪有55万元。

她为他高兴。

不过,小张送她回家时,跟她说,关于亲生母亲的事,没有告诉过妻子,希望王老太不要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这之后,王老太就一直没有和小儿子联系。

两个儿子做生意失败欠了债

本来王老太日子过得好好的,也不想打扰小儿子的。

王老太的老伴,因胃癌早年去世,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她虽然身体不好,得过脑梗,腿脚不方便,生活很难自理,但两儿两女都算孝顺,出钱给她雇了保姆,照料她的生活起居。

可惜两个儿子前两年不幸做生意失败,“花2000多万元买了全自动的设备,但是最后出了问题,厂子没开起来,欠了很多钱……”王老太说,自己生病三年,花了十七八万元,都是女儿出的,现在也是靠到处借钱养她,今年她把雇的保姆也辞掉了。

去年小儿子曾给过她2000元

去年清明节,小张曾回过一次绍兴老家,想去祭拜一下已经过世多年的亲生父亲。

王老太说,记得那天下大雨,黄泥路,不好走,最终小张没去成,但那天小张看到了她的生活窘迫。

“他给了我2000元,还叫我去换一个能收钱的手机,说好给我打钱。”王老太说,自己年纪大了,用老人机就好了,“我跟他说,有业务到绍兴的时候,顺道来看看我就行了。”

这之后,他们就没见过面了,“我也不敢多给他打电话,怕影响他的生活,打扰他现在的家庭。”

今年10月小儿子开始不接电话

王老太现在的生活,经常是烧一点米饭,干菜泡泡饭吃一天,每天吃药要花20多元钱。

虽然两个仍然在欠债中的儿子说就算去要饭也会让她吃饱,但她感觉,现在这种靠亲戚那边借钱维持的生活实在是太苦了。

“实在是没办法啊,我就想我那个小儿子也工作好些年了,收入也不错,想找他帮帮忙,给我个一两万元。”于是王老太拨打了那个她知道而不敢拨打的小张的电话。

然而,从10月开始,她打了很多次电话,儿子一直没有接电话。

“他可能是怕我找他要钱。”

“估计是他养母不希望他见我。”

……

随着联系不上小张的时间越来越长,王老太的猜测也越来越多。于是,她找到媒体寻求帮助,想要通过媒体联系上自己的儿子。

小儿子昨天接电话说会妥善处理

昨天傍晚,我们根据王老太提供的电话,打通了她小儿子的电话。

小张一开始表示自己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但听说是王老太在找自己后,立即询问具体情况。

他说,自己并不知道王老太寻找自己的事上了热搜,自己一直不接电话,并不是王老太猜测的原因,而是因为工作忙的缘故。

他还表示,稍后会联系王老太,妥善处理这件事。

截至发稿时,王老太还没有接到小张的电话,不过王老太也说,自己确实每次打给小张电话都是白天工作时间。

听说,小张答应会给自己打电话,王老太很高兴。

延伸阅读弃婴回国寻亲 想告诉亲生父母:我原谅你们了我过得很好

赵以诺柯,名字很特别,身世亦然。近26年前,刚出生不久的他被遗弃在西安儿童医院门口,后被美国养母收养。多年来随母亲游走四方,近期,小伙子精神抖擞地回到西安寻亲,想告诉亲生父母:“我原谅你们了,我过得很好!”

关于身世 “妈妈总讲在医院捡孩子的故事”

赵以诺柯的养父母共收养了14个残疾孩子,赵以诺柯排行老三,他患有唇腭裂。他的养母罗娜来自美国,养父赵建安是陕西人。“妈妈给我起名叫以诺,妈妈是爱尔兰人的后裔,姓柯,我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赵以诺柯说,养母罗娜收养他时不到30岁,还是单身,当时在西安交通大学做外教。1991年,她先后捡到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大三个月,就是以诺和他的两个姐姐。

据赵以诺柯介绍,1991年7月20日下午,罗娜抱着女儿去西安儿童医院看病,在门诊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婴,身边连个纸条都没留。后来罗娜给他看过小时候的照片,唇腭裂十分严重,这可能就是亲生父母遗弃他的原因吧。

对孩子们的身世,罗娜没有任何隐瞒。赵以诺柯说,小时候经常听妈妈讲捡小孩的故事,妈妈会说:“有一年的一天,一个阿姨去医院办事,发现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宝贝在那里,冲我直笑,手舞足蹈的,我好喜欢他,就把他抱回来了……我们每天都在一起,这个阿姨有这个小宝贝的日夜陪伴,从此好幸福……”

赵以诺柯说,他们所有的孩子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得知自己的身世的,“妈妈会经常在故事中更换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医院,讲完就会让我们猜,这个小宝贝是谁?我们都猜是自己,妈妈就会很开心……那是我从小到大、百听不厌,最美最动听的故事了。”

关于成长 “遭欺负曾想自杀”

罗娜因为收养了很多个小孩,后来不再做外教。“我印象中,我和两个姐姐两岁时,妈妈和赵建安结婚。”后来,罗娜搬到了赵建安的老家渭南,“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陆续带回很多个小孩,加上我们姐弟三个总共有14个。”

孩子多了,一时没有经济来源,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很清苦,“我们小时候住过别人家的厨房”,赵以诺柯说,“有一阵子,一直是在美国的姥姥资助妈妈来养活我们。”日子清苦不算什么,赵以诺柯和他的兄弟姐妹最难受的是自尊受伤。印象最深的是,“妈妈带我们去菜市场买菜,对方就会问我们那是你什么人?我们说是妈妈,对方就会讥笑说‘人家棕发碧眼的,咋会是你妈呢?你妈是不是不要你了,人家收养你的……’”

赵以诺柯小从就跟随养父母游走四方,“小时候在成都、广州住过,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住过,高中是在广州上的,然后去美国芝加哥上完大学。”“在广州上学时,曾被同学嘲笑是收养的;在新加坡时因为残疾,甚至曾被小朋友扒光衣服往垃圾筒里塞;当然,在美国也受过辱骂……虽然这样做的是极少数人,可对我来讲仍很痛苦,甚至每年都有自杀的念头……”

多亏有罗娜的开导和关爱,赵以诺柯没有放弃自己,在各种处境中学着适应和改变。他说,因为经常去不同的国家,他学会了快速适应当地生活,最基础的就是语言,他会说普通话、粤语、英语、俄语、菲律宾语……

关于寻亲 “我想他们只是因为没钱给我看病”

赵以诺柯寻亲,得到了养父母的支持。3天前,赵以诺柯回国,看望了89岁的奶奶(养父的妈妈)后,直奔西安市儿童医院,根据妈妈罗娜的讲述,找到自己被捡到的地方,又去了医院的院办,力寻当年亲生父母带他诊治的蛛丝马迹。但院方表示,当年的资料已无存档,建议赵以诺柯寻求《华商报》帮助。

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赵以诺柯坦承,他不止一次想象过找到亲生父母的场景,“我想告诉他们,我已经原谅他们了,就是想听他们讲,他们不是因为不爱我而抛弃我,只是因为没钱给我看病……”说着,小伙子已是满框泪水。

6月30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连线了远在广州的罗娜,电话那头,罗娜说自己曾经在西安交通大学和第四军医大学当过外教,在1991年先后捡到三个孩子,其中就有以诺。罗娜说,她支持以诺去寻亲,寻找被遗弃的真相。

关于心愿 最希望5个弟弟妹妹解决户口

如今的赵以诺柯自信开朗,也很善谈,他告诉华商报记者,想通过媒体感谢许多人,首先是养父母,还有社会上的好心人。在他们去过的那些国家,都有人曾给予他们各种各样的帮助。他现在也挣钱了,可以孝顺父母了。同时,他也经常去孤儿院看望小朋友,教他们中文、英文,“我给孤儿院的小朋友买东西,许多卖东西的人得知内情后,把东西免费送给我……”

昨日,华商报记者见到赵以诺柯时,他鼻梁上还包着纱布,告诉记者自己刚刚在路海军医疗美容医院做了一次唇腭裂的后期修复,“路医生人很好,给我几个唇腭裂的弟弟妹妹也免费做过手术。”

路海军告诉记者,他也不记得给这些孩子们做过多少次唇腭裂修复手术了。其实,唇腭裂孩子做手术可以得到国家的一些补贴,但前提是有户口,“像他几个弟弟妹妹,至今都没有户口,更谈不上走正常的手续做手术了。”

这也是赵以诺柯最牵挂的,他说,他和姐姐们虽遭遗弃,但因为很早入了美国籍可以求学,可弟弟妹妹们就不行,目前还有5个弟妹没有户口,爸爸跑了多趟太华路派出所,对方一直答复还在研究。谈起此事,赵以诺柯的爸爸赵建安无奈地说,现在没有户口的5个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的14岁,都无法上初中。

 
相关报道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