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聚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国际 >

洗衣机绞死女童父母否认咨询赔偿 拒回应疑点

http://www.sz12345.cn 发布时间:2013-09-27 10:25:35 打印 RSS苏州信息港
 死者家属接受新快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反复强调从未报警咨询赔偿  江西省新建县两女童疑被洗衣机绞死事件继续被网友关注,截至昨日记者发稿

 死者家属接受新快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反复强调“从未报警咨询赔偿”

  江西省新建县两女童疑被洗衣机绞死事件继续被网友关注,截至昨日记者发稿,南昌警方尚未公布尸检结果和调查结论。针对几天来仍未解决的网友质疑,记者昨天第二次探访当事家庭及相关知情者,但女童家人拒绝回应网友对于女童殒命细节的追问,另外,明确表示“涂家人从未报警咨询赔偿事宜”。

  “孩子都不幸了,谁能想到赔偿的事情?”

  南昌市公安局官方微博9月24日通告调查进展时曾表示:“9月22日凌晨,樵舍派出所民警接到死者亲属的电话咨询洗衣机故障致两女童死亡赔偿事宜。”

  对于这个细节,昨天涂家人上下一致表示否认。女童父亲涂建文表示,在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家人一直忙于处理孩子后事,从未给警方打过电话。女童爷爷涂福星则在逐个询问了家里其他亲友后,明确告知记者,涂家“从来没想过报警,更没有人打过电话给公安咨询赔偿事宜”,“孩子都不幸了,谁能想到赔偿的事情?”

  对于涂家的否认,樵舍镇派出所方面表示,所有采访统一由新建县公安局政治处回应。新建县公安局政治处工作人员则以事件仍在调查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问题。

  “对质疑不关心,不愿再理会媒体报道。”

  昨天下午,女童父亲涂建文与记者单独交谈了40多分钟,在讲述了大部分回忆后,却在谈到网友质疑的几处细节一概表示“不能回答”。

  在几天的相关报道中,事件的各方知情人对于发现女童时的细节描述差别很大,涂家人几次表示女童“身上很多血,洗衣机里血也很多”,但医院接诊医生和院长均称见到女童时“只有鼻孔处有少量血迹”。另外,关于洗衣机能否容纳两个女童,两个女童如何进入了洗衣机、有无哭叫等问题,大量网友也表示质疑。在采访过程中,女童父亲涂建文一直表情平静,回答问题时思路清晰,但在问及上述疑点时,均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表示“对质疑不关心,不愿再理会报道和网络言论。”但在采访最后,涂建文仍要求记者帮忙报道澄清“家人从未打电话咨询赔偿”。

  新快报记者试图就事件过程采访女童母亲时,涂建文坚决表示反对:“那些问题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对话·涂建文

  “有疑问就有疑问,我们不理会外界怎么说”

  新快报:事情发生的当天你在做什么?

  涂建文(女童父亲):当天从早晨到中午我都没有离开家,陪三个孩子一起玩,直到出了事。

  新快报:怎样送到医院的?有报道说是通过摩托车?

  涂建文:不是,是一个好心人开着跑客运的车把我们拉过去的。到了医院我们两夫妻跪在那里求,求能把孩子救活,我们还提出,转到南昌市里去抢救,但是医生说没救了。老婆听说以后,马上就晕过去了。后来我们把小孩抱到医院门口树下,一直在哭。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想到找人赔偿呢?我们没有这个心思。

  新快报:接诊的医院方面说,孩子只有鼻孔的地方有血迹,身上其他地方并没有血。

  涂建文:那我记不清了。

  新快报:你刚才说孩子身上血很多,洗衣机里也有很多血。

  涂建文:这些我不想回答了。

  新快报:你打开洗衣机的时候,孩子是头朝上的,还是头朝下的?很多网友怀疑,两个孩子很难一起进入洗衣机。

  涂建文:这个我不想多说,这个不想再回答。这个也要公安说。新快报:网友质疑,如果孩子疼的话会喊叫。

  涂建文:我说过了,我没有听见孩子叫。对这个问题不再回答了。我确实没听见,因为洗衣机的噪音很小。

  新快报:洗衣机噪音小不就更能听见哭叫吗?

  涂建文:这个要公安说,公安会有他们的调查说法。我不想说了。

  新快报:但是这些细节不清楚,外界还会有疑问。

  涂建文:有疑问就有疑问,我们不理会外界怎么说。我们不会再看后面的报道,只等公安的调查结果。

 
相关报道
 
广告